Historical patrimony-logo

Historical patrimony

RFI

世界文化文明历史,遗产溯源,探寻今昔变迁。每周三共赏“文化遗产”

Location:

Paris, France

Networks:

RFI

Description:

世界文化文明历史,遗产溯源,探寻今昔变迁。每周三共赏“文化遗产”

Language:

Chinese


Episodes

巴黎地下考古博物馆展出掉入塞纳河的神奇文物

2/7/2024
各位好,欢迎收听本期的文化遗产。2月7日星期三起直到年底,巴黎地下考古博物馆将为您展示历史长河中,掉入塞纳河当的物品。 巴黎的诞生,绕不开古老的西岱岛。而塞纳河也是一条非常特别的河流,它的波浪中隐藏着一些非常奇特的文物,以各自的方式讲述着这座城市的历史。 巴黎地下考古博物馆位于巴黎中心的巴黎圣母院广场,以考古遗迹为西岱岛的城市群与建筑演变提供了独特的记录。古港口码头、高卢罗马公共浴场、四世纪初的围墙、主宫教堂的地下室、新圣母街的中世纪遗迹、弃婴院的建筑基础、奥斯曼下水道的遗迹等等:史前、古代、中世纪和古典,过去的时光又复活了。这里唤起了人们对巴黎最古老地区之一的记忆,展示了这座城市两千多年来是如何不断自我重建的。 从史前到今天,从猛犸象象牙,到阿波罗雕像,再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头盔…这一展览名为“塞纳河的展览”,约150件被塞纳河所庇护的落水物品向今人讲述着塞纳河的历史和在其周边活动过的人类的故事。在本次展览期间,塞纳河寻得物按时间顺序呈现。首先是史前人类遗址,之后是古代,尤其是罗马人遗迹,再然后是中世纪兵器和现代武器、宗教配饰、建筑碎片、垃圾等。这次展览还探索了巴黎上游和下游的塞纳河,追溯了塞纳河位于勃艮第的源头,在奥博的古老渔业,以及在克里希·拉加仑的旧石器时代遗址。 通过本次的塞纳河肖像图展,人们看到了史前时期以来,人与河流之间的相互作用。展览汇集了考古研究人员的心血,每件寻得物都讲述着巴黎的故事。自从被遗失、抛弃之后,这些物体已经沉降,或随着水流移动。所有这些都见证了塞纳河的历史、它的演变、它的发展和它的景观, 也见证了塞纳河畔的人类迁徙、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的信仰和战争等。 “塞纳河的展览”的科学事物专员西尔维·罗宾(Sylvie Robin)2月6日在开幕式上解释说,本次展出的物品,要么是"在塞纳河河道疏浚过程中偶然发现"的结果,要么是十九世纪以来进行挖掘的结果。她还指出,地下博物馆内藏有20世纪60年代在前院下发现的高卢-罗马时代遗址,包括卢腾西亚(即巴黎古称)的第一个港口的码头部分:它位于现如今塞纳河码头以下50米,低于地面4米,这表明塞纳河当时"比现在更宽,更浅",此后巴黎"加深了塞纳河河道深度,使其能够通航"。 此后,人们就时不时从塞纳河里发现各类陶瓷容器、神像、各类铜合金雕像或木制捕鱼器具。从中世纪开始,人们在塞纳河里发现过铅雕像、顶针、爱情戒指、微型盘子、武器或可能在当时具有通行证价值的代币等。 巴黎地下考古博物馆近几年经受住了多重考验。除了新冠危机,2019肆虐巴黎圣母院的火灾也曾对该博物馆凶险异常。虽然博物馆位于地下,没有直接受到火灾的影响,但是火灾造成的铅污染和2021年塞纳河的洪水导致其间歇性地重新开放和关闭。目前,该博物馆已恢复稳定营业。

Duration:00:05:06

法国马赛布津城堡重点电影文艺中心

1/31/2024
各位听众,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位于马赛附近的一座城堡,布津城堡 (Château de la Buzine)。这座位于现今马赛第11区的城堡,其名声要归功于也是导演法国名作家马塞尔·帕尼奥尔 (Marcel Pagnol),他在童年回忆的书中提到《我母亲的城堡》。 布津城堡是一个位于马赛乡下的城堡,占地面积很大,从15世纪开始陆续被开发,几度易主。其四周环绕有一些村庄。到了19世纪,被一位名叫布津的先生买下其中的一块地,为了打造一座城堡,所以也就被当地人称为布津城堡。布津打造城堡,为的是能够夏天来这里度假居住。 1941年马塞尔买下这座城堡,1942年德军入侵法国,并没收占据使用。到了1973年,后来被马赛市政府买下来,建构成一个文艺活动的中心。 马塞尔·帕尼奥尔在其著作中提到过这个他母亲的城堡《布津城堡》,也曾以此城堡为题拍成电影。 说到马塞乐与这城堡后来能够深深结缘还是有一段奇妙的生命历程。 根据马塞乐的叙述,犹记得自己当时在巴黎生活,也执导电影。一次,他询问四周朋友,他想找一个拍片的摄影棚,一个宽敞处于大自然的片场。经过一位朋友的介绍,他相中的这个地点。1941年7月21日他来到这个城堡《看货、验收购物》,深为满意。再看看四处的环境,突然之间,他想起来,这不就是他小时候暑假时,经常到野外时会经过的小径旁的神秘城堡吗? 童年放假时,马塞尔会和父母回到马赛乡下自己的村庄度假,他们必须取道这附近的小路,才能回到位于远方的村庄-拉特雷伊(la Treille)村庄。 马塞乐回忆说,依稀记得孩童时,这个城堡有一名主人,很不友善,而且养了一只既大,且凶悍的狗,攻击性很强的狗。每次他和母亲经过这里时,母亲会感到特别害怕,并拉着他避免走过靠近这座城堡的小径。小小的马塞尔记得母亲把这城堡称为魔鬼城堡,一定避免接近它。这些也都在《我母亲的城堡》一书中有所描绘叙述。 比较准确地说,在1995,马赛市政府买下这个城堡,然后在2001年投下资金从事一项重大计划的重建整修计划建设,;这项耗资1500万欧元的重建计划。 虽然市政府是房东,但把城堡的经营委托给一个协会负责。 费德勒女士 (Valerie Fédèle )担任这个协会的主席。她介绍说,这个城堡是多元化文化活动中心。包括有安团德风电影院,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活动,例如城堡的参访活动主,有城堡历史的介绍,及文化古迹层面的介绍。还有定期举办一些展览活动。例如现在举行的一项美国侏罗纪公园名导演史蒂芬斯班尼展览。以及一些如音乐会,每个月最后一个周四举行的爵士音乐会。 城堡的管理经营协会主席费德勒女士也努力部署远景和发展计划。 后来逐渐成为一个普罗旺斯著名的地点,充满各种计划及举行多彩多姿的文艺活动。 每年布津城堡接待一万多名儿童,为他们举办文化和学童教育课程的活动。2023年的展览主题也致力于比好莱坞华德利迪斯奈时期更早的法国制作的儿童动画片。另外,城堡也举办成人或一般民众的活动或艺术展。 2023年夏天,这个协会也开始在城堡的户外空间举行露天电影院放映的活动。 布津城堡可说是一个电影活动中心,经常举行电影放映活动,有给儿童年轻小孩看的电影,也有给一般民众看的电影。 布津城堡现在每年举办的文艺活动或展览,平均约接待游客约8万名参访游客。 此外2024年,布津城堡按远景计划将在城堡进行一项设立艺术村的项目,接待艺术家就地居住并创作,

Duration:00:04:33

法国历史悠久贡比涅市阿哈国家种马场

1/25/2024
各位听众,今天要介绍的是位于巴黎东北部瓦兹谷省贡比涅市(Compiègn)法国国养马场 -- 阿哈国家养马场 (HARAS National) 。它也是传统上法国国王皇家养马的重地所在。 法国的阿哈国家种马场 (HARAS National) 是一个与巴黎东北部的贡比涅当地风土人情息息相关的国家单位。 位于巴黎东北部瓦兹谷省的这座阿哈国家种马场在地,原本与法国打猎有紧密历史关系;既然有国家的马匹,那当然就会有森林了。 过去,法国的国王都会来到这里狩猎,打野兔,各种野生动物。不过现今,遇到一些障碍,阻碍了打猎的传统活动。 这个曾经的国家种马场,位于漂亮诺大的贡比涅森林,占地14000公顷。历经几个世纪以来,每一任的法国国王的整理扩建,法国国王法兰索瓦一世,是第一个投资扩建贡比涅森林的国王,接着是路易14,然后是路易15,都进行开拓森林整治,并开拓打造了300公里的道路。 在这个大森林中有一个国王行宫,给皇后埃杰妮皇后使用的。1861年拿破仑三世修建它,为的是让皇后可以接待其客人到此来打猎。埃杰妮皇后喜爱骑着马,在森林中漫步。但她经常迷路,毕竟这是14000公顷大的森林地。拿破仑三世于是找到一个方法,容易辨别方向:他在森林里树立起一根大石柱。上面注明方向,以及去哪里的名字。上面标示方向、地点,有一个红色标记,这表示朝着反方向走,就可到贡比涅马国王的马房。 好了,现在我们就来到著名的文化古迹遗产:法国国王的国家马房。路易15建造的马房。路易15特别喜爱贡比涅,他委托著名建筑师JAGON GABIEL,为他打造马房。然后接着替他修复他自己的王宫。路易15的要求是,能够立刻拿到马匹骑,立刻出发去打猎。这里接近有一个教堂,路易15非常虔诚,一定要固定去做礼拜。远远望去,有两栋建筑,右边是给骑马的客人,练习骑马的实习生住。左边是工作人员。马夫在当时是国王最重要的雇工,他负责照顾所有国王马房的事物。 我们来到诺大的国王马房,可以看到在每个隔间的马房里,有2匹马绑栓在墙上。漆上红色油漆的马房门。,这是18世纪打造的马房,在19世纪时有修改过。18世纪时,这里的马房总共有280匹马。 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马匹呢? 一方面是为了供应国王的需要,打猎,马匹很累,需要更换马匹。同时,路易15有军队,骑兵队伍,多达15000士兵,对于当时,那是很大的阵仗,需要很多马匹。, 至于这个大马房为何会成为国家级的马房?根据阿哈国家马房的马鞍配备房的女主管玛丽雍 MARION LHOTE,指出,法国从1665开始,决定在这里设立一个专门生产国王专有、专用的马匹,以及拥有法国自己的种马,为了避免遇到打仗时,得向外国购买马匹。 到了1876设立这个大马房时,当局决定不再生产打仗用的法国种马,因为没什么大作用。但却开始精益求精,改良每一种法国种马。当时这个国家马房就负责挑选出最优秀的法国种马,以最优良的马匹精子,来交配、生产法国血统的骏马。 经过一整个世纪,贡比涅挑选出当地最杰出的马匹,但何以现今马房却都是空荡荡的呢?1738 这里曾经是最漂亮的马房,这是18世纪美丽的建筑古迹。但后来却不得不出售。因为自1999你以来,当局整个国家阿哈马房体系进行了改革,以便到了2010,可逐渐把这些骏马交配生产工作转手给别人。因其花费昂贵,而且维持国家马房的经费开销太大,纳税人负担沉重,所以需要找到接手人,必须找到另一个解决经费的办法,找到另一个目的来使用这个国家马房。 现在种马的交配工作是交给私人单位进行。自2015以来,没有任何一匹马是由国家阿哈马房单位来负责交配繁殖。而是交给私人单位来继续负责这项养殖国家种马的重任。

Duration:00:05:59

香波堡伯爵旗下的康明日古迹城堡

1/17/2024
各位听众,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靠近上加龙省圣高登斯( Saint-Gaudens)地方,当初也是为了法国国王查理十世的后代香波堡伯爵 (comte de Chambord )建造的行宫城堡-康明日伯爵城堡 (Le château des comtes de Comminges)。 康明日伯爵城堡,是一座非凡的城堡,配备所有现代舒适设施,位于比利牛斯山脉脚下、距圣高登斯8公里的康明日(Comminges) 村庄里。这座属于圣杰姆 Sainte-Gème 家族的历史城堡建于 1867 年,具有典型的拿破仑三世时代的建筑风格,去年11月以来,就以 1,393,600 欧元的价格等待出售。 圣杰姆 Sainte-Gème 家族的来源:传说中,圣杰姆是一名具有葡萄牙血统的传奇处女,被誉为非常美丽且受过良好教育的在阿基坦地区殉道的烈士;阿基坦是远离巴黎的南部的地区,被比利牛斯山脉、中央高原和大西洋,有山有水地包围着。 它是法国西南部的一个城镇,位于新阿基坦大区的滨海夏朗德省。 这座城堡,20年前经过全面翻修,拥有 700 平方米的起居空间、13 间卧室、18 间客房、7 间浴室和将近 19,000 平方米的土地! “这是一座由圣杰姆 Saint-Gème 家族建造的城堡,属于贵族和保皇党贵族,”Denniel Immobilier 代理机构联席经理、优质房产销售专家 Guillaume Denniel 解释道。 为了希望波旁王朝重新掌权,这个家族,他们在城堡上装饰着一些能够代表彰显法国君主地位的装潢饰品,特别是为了当时自诩为王位接棒人的觊觎者香波伯爵,目的是将城堡送给他或欢迎他来到这里。例如,在城堡的大厅里,有君主制主题的装饰,大理石壁炉上有百合花雕刻图案。» 这栋房子是二十年前由一位德国人购买的,现在已经过翻新,特别是供暖系统,所有房间都配有恒温器。 古老与现代设备共同和谐地存在,例如:厨房展示着具有那个时代特色的装饰,配有最先进的设备。 城堡里的私人教堂也已施工修复。 这座城堡目前由一对法国夫妇拥有,据房地产经纪人称,它是“一处交钥匙房产,而且价格不是那么贵,因为它很实用”,他表示出售这样的房产一次可能需要几个月到一年半的时间。。 而这个圣杰姆 Sainte-Gème 家族的历史城堡所在地是康明日伯爵 Comminges 村庄。这座康明日伯爵城堡位于奥克西塔尼地区上比利牛斯省布拉梅瓦克村Bramevaque 以南约 150 米处的海角上。 如今它成为了法国文化遗产历史古迹,受到保护。虽然城堡建筑本身看起来还不错,但其围墙和教堂已经成为废墟了。 而那个布拉梅瓦克村是位于奥克西塔尼地区上比利牛斯省东部的法国城镇。 从历史和文化上看,这个城镇位于康明日县,相当于前加斯科涅省的老康明日县,也就是现今所包括的热尔省、上加龙省、上比利牛斯省和阿列日省。 布拉梅瓦克村暴露在山区气候下,它被乌尔塞河排干。 该镇拥有卓越的自然遗产,由四个具有生态、动植物价值的自然区域组成。 布拉梅瓦克村曾经在 1831 年经历了拥有 192 名居民的人口高峰后,到了 2021 年估计只剩下约 30 位居民。 而处于布拉梅瓦克村 附近的 这座康明日伯爵城堡,建于 12 世纪和 13 世纪。其遗址(城堡、围墙和教堂)也于1950 年 12 月 13 日被法国政府列为国家历史文物古迹。

Duration:00:05:27

玻璃水晶工艺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

1/10/2024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23年12月宣布手工制作玻璃工艺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此前手工制作玻璃和水晶这项传统工艺被芬兰、法国、西班牙、捷克共和国和匈牙利以及德国提名后,经过筛选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遗产名录。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小组会议于12月4日至9日在博茨瓦纳的卡萨内举行会议,通过了由法国、西班牙、捷克共,匈牙利,芬兰以及德国提名,把手工制作玻璃和水晶这项传统工艺列入需要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德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员会副主席伍尔夫表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可了手工制作玻璃这项工艺令人印象深刻,有利于保护这一特殊的工艺传统,他认为这些传统的手工知识和技能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传承,特别是耐心、创造力和团队合作是手工制造玻璃的重要特点之一。 法国文化部长瑞玛(Rima Abdul Malak)和法国负责中小企业、贸易、手工艺和旅游部长格雷戈尔 (Olivia Grégoire)致辞表示欢迎把手工玻璃的知识和工艺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法国部长们表示手工制作玻璃和水晶知识是代代相传,从高素质的工匠到新手玻璃匠这种遗产,每一个玻璃匠都是这份遗产的保证者,几个世纪以来,该技术已经发展了一种有强烈的归属感,一种特定的词汇, 在文化节日和宗教等方面仍然起到很大的文化和社会作用。 传统手工玻璃制造 手工玻璃工艺致力于冷热玻璃的成型和设计,需要20多道工序来制作,因此每件水晶和玻璃制品是工匠们集体智慧和技艺的结晶。 就是玻璃要在高于1000°C的温度下熔化,需要在短时间内制造成型。 为了制造空心玻璃,工匠们用一根管子把一个热的、粘性的玻璃球从热炉中挑出来,然后通过旋转和使用传统的工具把它吹成所需的形状,如玻璃瓶等。 为了达到生产平板玻璃的效果,将热的原料玻璃拉成筒状并进一步加工。如今手工制作的中空玻璃仍然需要用于高质量的系列生产、设计和特殊技术应用,而且口吹平板玻璃制品还被用于建筑的修复工作等。 本次把手工制作玻璃艺术列为需要保护的非物质遗产有利于玻璃工艺识的传播和保存,同时提高公众对传统玻璃生产的认识。 来自欧洲各地的玻璃厂参加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提名。法国水晶和玻璃协会对此表示欢迎,说所对有工匠获得世界认可感到自豪,指出欧洲玻璃制造业在经历了 19 世纪和 20 世纪初的黄金时代后,从 20 世纪 70 年代到 21 世纪初陷入了危机,因此需要保护。 法国和捷克拥有大型玻璃生产中心,玻璃工匠人数要多得多,分别约为 4,000 人和 5,000 人,而其他四个国家的玻璃工匠人数不足千人。 法国、德国和西班牙的玻璃制造可追溯到古代,而捷克和匈牙利则是在中世纪才出现玻璃制造,芬兰则是在 17 世纪才出现玻璃制造。 非物质文化遗产 非物质文化遗产被分成5种类型,包括舞蹈、戏剧、音乐、口头传统、自然知识和手工艺技巧等领域的活的传统。 2023年对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尤为重要,今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20周年,而且 20年来,教科文组织一直支持保护、记录和保存这些非物质的文化遗产。 法国水晶制造顶级品牌圣路易在2024年9月在巴黎卢森堡公园的栏杆上举办相关的摄影展,向公众讲述制造玻璃技术,庆祝被列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Duration:00:05:34

巴黎圣母院重新开放之年 2024迎来系列重大宗教圣事

1/3/2024
各位听众,今年是巴黎圣母院的重新开放的一年。值此之际,2024年的宗教新闻内容将是认识一些令人喜乐的重大事件,除了巴黎圣母院的重新开放重大圣事之外,并有关宗教组织的基本问题将纳入这一整年的反思项目。 2024将迎来一系列的重大宗教圣事 根据教皇方济各的决定,2024年对于天主教会来说将是“致力于祈祷”的圣年。 致力于祈祷的学校、朝圣之旅……教区受邀展示其主动性,为的是提醒在个人生活及基督徒社区生活中,“祈祷为其中心的地位”。巴黎圣母院的重新开放,也展开各项宗教活动,行事历如下: 2024年1月1日: 此外,法国当局也决定:将不再接受那些不属于任何法国机构提供的独立伊斯兰宗教教师伊玛目。 四年前,即 2020 年 2 月 18 日,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在米卢斯 Mulhouse 曾宣布说:到了2024 年,将逐步结束根据双边协议而派遣这些伊玛目前往法国的做法,这些伊玛目是在其原来国家接受了培训并得到其本国的资助。 在法国,他们为数有301人,其中土耳其有 151 名,阿尔及利亚 120 人,摩洛哥 30 人,这些人被指控助长了认同自己倾向伊斯兰国家的体系 - 也就是说,隶属于他们自己的“原籍国” - 他们对法语和法国风土人情的掌握很差。 然而,这一制度的终结也引发了法国伊斯兰伊玛目宗教师的培训和地位问讨论,这是在法国长久以来存在的伊斯兰教组织的问题。 接着是2月1日: 这日子,也是著名的人道主义工作者比耶神父提出救援弱势呼吁的 70 周年纪念日。 1954年2月1日,比耶神父在卢森堡广播电台发表讲话,当时法国正在经历寒冷的冬天。 巴黎地区气温达到零下-15°C。 在一次著名的演讲中,比耶神父呼吁法国民众援助那些无家可归者,引发了法国社会前所未有的团结互助的大浪潮,后来被法国人称为“善心的起义”行动。 6月22日至7月3日: 是全法国的第 13 届法国各地的教堂之夜。 自2011年以来,每年都有超过7000个礼拜堂、教堂和大教堂参加这一由法国主教会议发起的文化活动。 阅读、音乐会、烛光参观甚至祈祷时间:在一周的时间里,这个教堂之夜活动通过各种活动的举办向游客参观者介绍法国教会丰富的古迹建筑遗产。 7月25日至8月11日: 神圣的体育竞赛 值此巴黎奥运会之际,这项本着世界天主教青年日精神组织的体育和精神活动将汇聚巴黎和大巴黎地区的 2,300 名 18 岁以上的年轻天主教徒。 7月25日至8月2日、8月3日至8月11日提供两次为期一周的住宿。为此,每个教区可派出25至30名青少年参与活动。 2024年9月8日至15日: 第53届国际圣体大会在厄瓜多尔举行。 继 2021 年布达佩斯会议之后,这次神职人员及平信徒的聚会将于今年在基多举行,主题为 “治愈世界的兄弟情谊(Fraternidad para sanar el mundo)” 。 该项活动由天主教会主办,得到了在地教会的大力支持,希望能够帮助“在拉丁美洲大陆传播福音并更新信仰”,基多总主教埃斯皮诺萨·马特乌斯主教进一步如此说明指出。 教皇方济各已被邀请前来主持闭幕活动; 但目前他尚未予以答覆。 2024年9月:教皇方济各比利时之旅 教皇方济各预计将于 9 月访问比利时,庆祝鲁汶天主教大学和比利时荷兰语大学鲁汶大学建校 600 周年。 10月1日至31日: 有关教会未来议题的主教会议闭幕会议。 第二次主教会议应该为教皇方济各三年前发起的那项主教会议画上句号。 12月8日:最后一项重大圣事,也是众目所瞩的大火后的巴黎圣母院的重新开放。 2019年4月大火烧毁了历史悠久圣母院的部分建筑近五年后。12月8日:圣巴黎母院大教堂将重新向公众开放并进行弥撒礼拜。 2023年12月7日,正式重新开放的一年前,大教堂的尖顶风标已经回到原位,同时那只风标上的金鸡也已被重新安装在96m高的风标顶峰。

Duration:00:06:55

从第一次世界大战遗址到世界遗产

12/20/2023
战争和仇恨每天都在榨干乌克兰,欧洲为之震荡,庆祝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一百周年的纪念活动已经过去五年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近做出的决定是对过去的回顾,也是对未来的展望。位于法国和比利时的 139 处一战遗址和墓地刚刚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 自去年 9 月做出这一历史性决定以来,两国政府一直在于相关地区合作,制定监督和宣传计划。在法国不久将任命一名协调省长来监督这些项目以及和比利时的关系。这是为了支持这些人类历史上最具破坏性冲突之一的象征而做出的非凡努力。四年的大战,让大约一千万士兵和同等数量的平民在各条战线上丧生。更不用说大约 有2000 万人受伤。 由比利时牵头,在法国支持下,于2010年代初期启动的这一项目,涵盖的领域非常广泛。139 个遗址有法国和比利时的,还有德国、美国和英联邦国家(南非、澳大利亚、加拿大、印度、爱尔兰、新西兰,当然还有英国……)的。其中 96 个位于法国(上法兰西岛、法兰西岛、大东区),43 个位于比利时(佛兰德斯和瓦隆地区)。这些公墓、遗址和纪念馆是从成千上万个地点中精心挑选出来的,沿着 1914 年至 1918 年西线约 700 公里的范围,从北海的迷雾一直延伸到法瑞边界的皑皑白雪中。值得注意的是,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仍有数十万具尸体等待挖掘,在考古发掘或工程施工中,经常会发现士兵的遗骨。 被列入世界人类遗产的这一遗址建筑群引入注目之处在于它所代表的国家和民族的多样性。在提议的遗址中,有 45 处是法国的国家墓地, 6 处是位于比利时的法国军人公墓,由法国武装部负责。其他的有纪念馆和纪念碑,也有军事墓地,代表着不同的国家。多年来,该项目动员了地方当局、政府部门和负责管理和宣传这些纪念地的主要组织:在法国,是国家战斗人员和战争受害者办公室,在德国,是德德国战争坟墓委员会;在美国,是美国战争纪念碑委员会,最后是英联邦战争坟墓委员会,该委员会管理 139 个相关遗址中的 51 个。 “伤痕累累的土地” 在这份长长的选址清单中,当然有伊瑟尔、伊普尔、阿图瓦、索姆、贵妇路、马恩河、凡尔登和阿尔贡等主要战场,但也有象征着战士极端多样性的地方。如位于法国北部加莱海峡省里什堡的印第安人纪念碑,这个小镇还有一个葡萄牙士兵的墓地,因为从 1917 年起,“塞拉诺人”也参战,与盟军战士一起死在一战战壕的泥浆里。名单中还包括马恩河的一座意大利军人墓地和同一地区的一座俄罗斯军人墓地。此外在埃纳省有丹麦士兵的公墓,那里埋葬着被征召入伍的德国士兵,在索姆省还有一座为纪念为英国军队工作的中国劳工的纪念碑。最后不能不提到比利时的一处公墓,自 1917 年以来,法国和德国士兵的尸体就埋葬在那里。 这些一战的墓地和纪念场所与卢旺达种族灭绝纪念地,以及阿根廷前秘密拘留、酷刑和灭绝中心的博物馆及纪念地一起,加入了此前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其他三个与种族灭绝有关的“纪念地”的行列,它们是1979年列入名册奥斯威辛-比克瑙集中营、1996年的广岛和平纪念馆,以及2010年的比基尼环礁核试验场。 在这个以1914-1918年为中心的项目中,巴黎和布鲁塞尔的既定目标是突出这些遗址的普世价值,同时将个人置于主题的核心,以回应战争的非人性。法国文化部长利玛-阿卜杜勒-马拉克(Rima Abdul Malak)称赞说:“一个多世纪以来,在这些饱受摧残的土地上,开展的纪念和历史工作向前迈出了一大步,(......)纪念场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体现,对和平、对话和文化的诉求”。武装部负责退伍军人和纪念事务的国务秘书帕特里夏·米拉莱斯(Patricia Mirallès)则强调,“将这些遗址列入名录将使它们能够得到保护,并在全世界得到推广”。毫无疑问,列入名录将提高这些遗址在法国国内外民众中的知名度,也将促进纪念旅游的发展。同时,这也将有助于对这些遗址的保护。 至于这一决定的象征意义,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件也凸显了这一点:2023年9月10日至25日,在利雅得举行的世界遗产委员会第四十五届会议,本应提一年前在俄罗斯的喀山举行。乌克兰战争的介入。使得本届会议将基辅和利沃夫的两处乌克兰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Duration:00:06:27

圣诞树的来源及其争议

11/29/2023
圣诞节临近,在环境,移民,种族问题日益尖锐的法国,有关何为圣诞传统的争论便再度浮出水面。 三年前,法国波尔多市刚刚上任的绿党市长推翻传统,使用玻璃制作的可重复使用的圣诞树来取代绿色的松树,曾经引发舆论哗然,有波尔多人感叹今非昔比,传统正在消失。然而,三年后的今天,就连保守的费加罗报也报道说,三年后,这座用玻璃与钢铁制作的圣诞树不仅已经回收了成本,而且正在成为法国别的城市例如拉罗切尔La Rochelle等市模仿的对象。玻璃圣诞树的设计者阿尔诺·拉皮耶尔(Arnaud Lapierre)向费加罗报表示,这件作品 "延续了圣诞节的童话性质",因为灯光显示屏可以在圣诞树内部移动,"给它增添了一丝神秘感"。 不过,随着欧洲议会选举的临近,有关圣诞装饰的争论风波再起,法国西部布丽塔尼大区的南特市政府近日成为极右翼势力攻击的对象,其原因是市政府以五颜六色的装饰物取代了圣诞树上传统的灯串,而且,南特的主要街道上也没有同往年那样悬挂各色的灯串,市政府显然是出于节约能源的考量,但是南特社会党执政的市政府却因此被谴责是离经叛道 ,欺师灭祖,让南特的孩子们无法感受到圣诞节的神奇。极右翼党派的头面人物计划近日前往南特以表示抗议,而且他们认为这种五颜六色的装饰物或许有支持同性恋,双性恋等的嫌疑。 那么,在法国,圣诞节的圣诞树装饰究竟有多长的历史?这个传统是否是法国土生土长的传统?它与天主教又有多少关联? 事实上,圣诞树的传统起源于许多不同的宗教。例如,北欧神话中的海姆达尔神(Heimdall)会在夜晚来到人们的家中,在树下给一年中表现出色的孩子们送去礼物。而基督教长期以来一直容不得异教,尤其是反对对树木的崇拜。 另据传说,6 世纪时,爱尔兰传教士科隆巴注意到孚日地区有一棵被视为圣树的大树,于是与其他修道士一起在树枝上挂上灯笼,形成一个发光的十字架。这被认为是圣诞树的起源,不过,类似的传说举不胜举。 除了这些神话起源之外,圣诞树的习俗很可能可以追溯到 15 世纪,主要与天主教的宿敌路德教有关,因为最早的记载出现在日耳曼语国家,在法国,关于圣诞树的最早记载之一可以在法国东部阿尔萨斯地区的塞莱斯塔镇的一本账簿中找到,该账簿可追溯到 1521 年,现存于该镇的市政档案中。在该镇的账簿中总共有六处提到了圣诞树。杯具保管人巴尔塔萨-贝克在一份德文编年史中描述了这棵树的装饰,据记载,这颗圣诞树的装饰品主要是苹果以及各种各样的礼物。 事实上,法国人一直到十九世纪末对圣诞树知之甚少,这一点从法文字典对圣诞树的定义上就可见一斑,1841 年出版的《法语词典》将圣诞树定义为是"在一些国家,用杉树或冬青树的枝条做各种装饰,特别是用糖果和玩具装饰,送给庆祝圣诞节的儿童 ",可见,当时圣诞树在法国尚未流行。 圣诞树在德国成为传统也不过是在十九世纪,尽管德国移民早在十七世纪初就将圣诞树出口到了北美。在同一时期,它也逐渐被欧洲贵族所采用: 据说是出生于德国的奥尔良公爵夫人于 1837 年将圣诞树引入法国宫廷,使这一日耳曼习俗在时尚的法国资产阶级中流行开来。在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统治时期,阿尔伯特王子将这一传统从他的家乡萨克森带到了英国。日耳曼人的圣诞树习俗随着德国和荷兰移民潮来到美国,并在整个 19 世纪逐渐确立和普及。 法国人类学家克劳德·勒维-斯特劳斯(Claude Lévi-Strauss)认为,不应该寻找圣诞树的 "单一 "起源,而应该看到它的起源是一种文化的汇聚: 事实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罗马天主教会始终抵制这一传统,因为对天主教来说,这是路德教派的传统,直到 1982 年梵蒂冈城才安装了第一棵圣诞树。

Duration:00:05:27

瑞士首都伯尔尼被列入世界遗产录40周年

11/8/2023
瑞士首都伯尔尼(Bern)的老城区于1983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化遗产名录,在保护中世纪老城景观的同时当地市政府也推动不同文化活动,给伯尔尼这座拥有各异喷泉雕像的城市添加现代气息。 阿勒河环绕伯尔尼老城 瑞士首都伯尔尼位于该国中西部阿勒河的两岸,海拔550米,城市面积的30%被树林和公园覆盖。伯尔尼的老城由于保存了大量中世纪时期的城镇景观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名录,今年已经有40年的历史。 横跨阿勒河的7座宽阔大桥连接着伯尔尼的老城和新城,老城在西岸被阿勒河环绕,新城在东岸。 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伯尔尼老城始建于12世纪末,那是在 1191年,由柴林根公爵贝尔希特五世, 在由阿勒河包围的高处山丘上建立的城市。 伯尔尼老城内原为木头房子,在经历了中世纪几次毁灭性的大火后,改以石头结构陆续重建,至18世纪建成,也是目前大家能够看见的规模。 中世纪的伯尔尼已经是颇具影响力的城市,长达6公里的拱形骑楼墙遮风避雨,这些中世纪石灰岩筑成的建筑群坚固独特。穿过大街小巷在城中漫步,会被拥有几百年历史的画面所吸引:钟楼、教堂、各式各样公共、私人建筑,众多的喷水,无不令人驻足惊叹。 整体保存完好的伯尔尼老城,充满中世纪韵味:圆石铺就的光亮街道、白墙红瓦的房屋、散布在街道各处的喷泉各有典故,那些街心彩柱喷泉也是文艺复兴时期遗留下来的经典、城市街心建造了大大小小的喷泉,因此伯尔尼还被誉为 “泉城”。 16世纪的钟塔以及始建于1421年的哥特式大教堂,属于伯尔尼建筑典范,历经400多年才建造完毕,教堂内部的彩绘玻璃和雕像都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是瑞士最高的教堂,登上钟楼顶部的观景台,伯尔尼全景一览无余。 为了维护古城的整体视觉环境,伯尔尼市政当局非常具有远见,对新的城市建设项目控制得非常严格,并制定了有关的法律,如旧城区不许修建新建筑,新市区也只能修筑办公楼、生活服务等设施。 新城区的楼房的高度也有一定限制,其建筑风格和式样需要与原有的建筑物相协调,因此在游览中登上城中心的大教堂那高达101米的钟塔俯瞰、远眺,没有现代风格建筑。 充分发挥了12世纪建造的都市基础,在保持中世纪风情的同时又将现代化都市的机能巧妙地融合在一起,这一点在世界文化遗产认定审查中获得很高的评价。 伯尔尼在1536-1798年是阿尔卑斯山北部最大的城市国,今天这座城市成为中世纪城市生活独特的见证。 寻求平衡定都伯尔尼 伯尔尼仅是瑞士按人口排名的第四大城市,排在知名的银行聚集地苏黎世,如世卫总部将近2百多个国际组织总部日内瓦之后,不过伯尔尼在1848年却成为瑞士联邦政府所在地并一直至今,伯尔尼地处以讲德语的苏黎世和讲法语的日内瓦中间,伯尔尼也是一个两种语言都通行的地方,成为首都有助于平衡两大语言区。 自古伯尔尼吸引众多人才,最有名的莫过于爱因斯坦了,他曾在伯尔尼生活,并在当地的联邦专利局工作,并于1905 年在这里发表了改变世界的“相对论”。至今伯尔尼人民以此为傲,将他的故居改为了爱因斯坦博物馆,让人们了解这位伟大的物理学家的一生。 伯尔尼是通往阿尔卑斯山的大门,夏天,阿尔卑斯山的融雪汇入环城的阿勒河,这里就成了人们天然的露天泳池。

Duration:00:05:30

基督山城堡 大仲马替自己设计的人间天堂

10/4/2023
各位听众,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法国文化遗产是一个被法国大文豪大仲马视为其人间天堂的城堡,它位于伊芙琳省的马利港市镇(Port-Marly)市镇。如果时光倒流,回到那个时代,我们也会疯狂爱上这座文化古迹的城堡,正如我们年轻时爱上月亮一样。 1844年,在大仲马的巅峰时期,著名法国的文学作品《三剑客》和《基督山恩伯爵仇记》当时,相继以连载小说连续剧的形式刊载在媒体报刊上。大获成功,享的盛名后,大仲马试着在一个远离不断喧嚣的城市的地方替自己找个安居乐业的固定居所;希望在那里,能够找到足够的平静和安静来工作,并继续为出版商提供他的手稿作品。 大仲马随后居住在圣日耳曼昂莱 (Saint Germain en Laye )。 他被塞纳河畔的风景所吸引,因此选择了位于马尔利港山坡地上的一座小山丘来建造自己的家。 他聘请了一位颇有声誉的建筑师,伊波利特·杜兰德 Hippolyte Durand ,来实现他的梦想。 他想要一座文艺复兴时期的城堡,建在一座四面环水的哥特式城堡对面。 公园必须按照英式风格布局,并装饰有洞穴、假山和瀑布……杜马斯给出了他的指示,他的这块地是根据自己的意愿设计的。 1847 年 7 月 25 日,,作家邀请了一群朋友、他的粉丝及好奇人士,举行了一场搬新家的乔迁之喜 派对。 基督山城堡:: 基督山城堡是一座迷人的住宅,城堡正面外墙全都装饰着雕刻作品。 历史、自然和作家的精神无所不在,例如:花卉图案、天使、乐器和武器与各种奇怪的动物擦肩而过。 大仲马在一楼的每扇窗户上方都放置了一位各个时代戏剧作家的肖像。 在前庭大门上方的贵宾席上,大仲马本人似乎正在欢迎他的客人。 山形墙上有他先祖拥有的勋章纹章以及他的个人座右铭“我爱那些爱我的人”。 最后,在城堡的两座塔楼的顶部的尖顶上装饰着,这名作家名字的首个字母交织在一起的图案。 再来看到基督山城堡的公园:这里是一片绿色环境,将基督山城堡包围在其中。 大仲马想要一座英式公园,里面种满了最美丽的树种。例如:“落叶松、冷杉、橡树、桦树、角树、椴树……”。 得利于该地点得天独厚的地形和众多资源的存在,浑然而成,一个真正的公园就出现了。 池塘、假山、瀑布的营造,真是营造出作家所渴望的理想浪漫氛围。 基督山城堡确实是大仲马个人精心的杰作,也是纯粹反映出了他个人的想象力。 没有人能够抗拒这个空间的魅力,在这里充满了大仲马风格的奢侈、慷慨的精神,至今仍然存在。 大仲马时代的基督山城堡生活 大仲马在这座基督山城堡里接见。 他以出色的风格引领着时尚,经常接待他所征服的女性,并举办提供豪华的宴会派对,以及他亲自烹调的美食。 他为任何愿意前来的人敞开大门。 许多人依赖他提供的资金而生活,充分利用享受他的好客接待,和他传奇般的慷慨性格。 大仲马的这个城堡庄园内还养着大批活蹦乱跳的动物,例如: 狗、猫、,还有鹦鹉、秃鹫和猴子,为这个城堡带来了欢乐。 当现实追上梦想时 但梦想只能持续一段时间。 大仲马也是如此。 1848 年,在众多债权人的追捕下,大仲马不得不决定出售他的财产以及所有家具和他在家里安装的众多物品。 1849 年 3 月 22 日,大仲马以 31,000 法郎(黄金)的适度价格出售了庄园, 尽管这城堡的建设曾经花了他数十万法郎……由于大仲马依恋这个城堡住所,他在此继续停留了一段时间。但到了 1851 年,大仲马就彻底离开他这个人间天堂的城堡,流亡到比利时...... 大仲马之后 一直到直到 1969 年时,这座庄园才几经易手后有了新东家。由于缺乏维护,这座城堡逐渐失去了原先的雄伟壮丽。 其屋顶被毁,雕塑被损坏,水渗入城堡内部,公园被废弃。 该房产的所有者是一家房地产公司,该公司已租用该城堡数年,计划建造 400 套住房。 这座城堡竟然面临着毁灭的威胁。 面对这样一个建筑项目引发的情绪,两个实体成立了,并联合起来行动,俾能把这一法国珍贵的文化遗产能够从房地产投机中拯救出来。

Duration:00:05:30

云南普洱景迈山古茶林申遗成功 基辅与利维夫古迹列「濒危」名单

9/27/2023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45届世界遗产大会9月17日通过,将中国“普洱景迈山古茶林文化景观”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是全球首个茶主题世界文化遗产。中国世遗数量增至57项。另在两天前,法新社报道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乌克兰基辅与利维夫两城中的世遗古迹列入「濒危」名单,称这些遗址因俄乌战争而处于风险之中。 据港媒明报报道,位于云南省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的“普洱景迈山古茶林文化景观”申遗过程历时13年,2010年国家文物局首倡申遗,至2021年获国务院批准为中国2022年申遗项目。 “普洱景迈山古茶林文化景观”由5片古茶林、9个布朗族和傣族村寨及3片分隔防护林组成。央视新闻报道称是目前保存最完整、内涵最丰富的人工栽培古茶林。公元10世纪以来,布朗族先民发现和认识野生茶树,利用森林生态系统,与傣族等民族探索“林下茶”种植技术,经历千年的保护与发展,形成林茶共生、人地和谐的独特文化景观。 据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原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表示,中国茶文化有着极其深厚的底蕴,源远流长,景迈山古茶林则因其“古”和“林”而独树一帜。相较于世界上其他著名的梯田式、 农庄式台地茶园,景迈山古茶林不仅历史更为悠久,其传统的林下种植方式和利用森林生态系统稳定性的维护方式也具有鲜明特色。 其他新列入世遗的地点,包括巴勒斯坦“古杰里科—塔尔苏丹遗址”(Ancient Jericho/Tell es-Sultan),该地点位于约旦河西岸地区的杰里科市,被称为人类史上最早诞生城市之一。 另外,中亚丝绸之路关键路段“泽拉夫尚—卡拉库姆廊道”(Silk Roads:Zarafshan-Karakum Corridor),以及曾是吴哥王朝首都的柬埔寨贡开(Koh Ker)也被列入遗址。 忧受战火波及 基辅与利维夫的世遗列濒危名单 此前,9月15日,法新社报道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乌克兰城市基辅与利维夫这两座城市中的世界遗产列入「濒危」名单,称这些遗址因俄乌战争而处于风险之中。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表示,他们在沙乌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德举行的年度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做出这项决定,朝着更妥善地保护世界遗产迈出一步。 该组织在声明中说,将这些遗址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List of World Heritage in Danger)「也为获得额外金融与技术援助开启大门,以实施新的紧急措施」。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表示,「由于俄罗斯进攻构成破坏风险」,已将基辅的圣索菲亚大教堂(Saint Sophia Cathedral)与基辅洞窟修道院(Kyiv Pechersk Lavra)的中世纪建筑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 声明中也提到,自俄罗斯去年2月24日入侵乌克兰以来,这2大世界遗产一直处于威胁之中。 基辅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历史可追溯至第11世纪,是基辅市最知名的地标之一。 靠近波兰边界的乌克兰西部城市利维夫兴建于中世纪晚期,其具历史意义的市中心于1998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在此之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今年1月便决定将乌克兰黑海港口城市敖德萨(Odesa)市中心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今年7月,敖德萨市中心与一座乌克兰东正教大教堂在俄军攻击中损毁,引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谴责。

Duration:00:05:27

法国尼姆古罗马方形神殿中选联合国世界遗产

9/20/2023
法国尼姆市(Nîmes) 的一座历史悠久的古罗马时代的标志性建筑物四方形神殿(Maison Carrée)本周终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册。2018 年,尼姆这类的申请曾经失败,如今改弦易辙,申遗成功! 这座尼姆市的方形神殿(Maison Carrée)是一座建于西元第一世纪的罗马帝国时代的神殿,于本周一( 9 月 18 日)雀屏中选,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这也是法国这个南部前罗马殖民地的城市,多年来心心念念想获得的一项世界级的承认。目前,尼姆市则正在等待入选之后所能为其带来的重大经济效益。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员国代表近日在沙特阿拉伯的首都利雅得召开会议,只用了几分钟时间,就验证通过了这座保存完好的两千多年历史神殿的档案,从而将其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制定的享有盛誉的名录。 尼姆市市长让·保罗·富尼耶 (Jean-Paul Fournier) 在利雅得也因此激动地流下了眼泪地宣告:“我们将配得上联合国的这项决定。 这座方形神殿深受尼姆居民和法兰西共和国民众的喜爱,现在则进一步成为了整个联合国的共同利益。 这是一座专供罗马皇帝“崇拜神祇的殿堂” 法国前文化部长巴舍洛夫人(Roselyne Bachelot)在 2022 年初宣布争取推荐列入教科文世界遗产名单时,曾经强调说:“尼姆方形神殿建于公元 1 世纪初,代表了罗马神殿中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帝国崇拜神殿之一。” 与此同时,在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5届会议期间,法国也已于16日的周六将佩利山 (Pelée) 和法国海外省的马提尼克岛北部的一系列山峰注册进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单。 法国尼姆市曾是古罗马帝国的殖民地。这个在罗马第一位皇帝奥古斯都统治下的城市历史曾达到顶峰,是当时重要的商业和文化十字路口。 它保留了雄伟的古老建筑,包括了至今仍然举办表演活动和音乐会的竞技场。 尼姆市与其邻近城市阿尔勒 (Arles),不同;阿尔勒也有罗马圆形剧场、温泉浴场和古代剧院,或者加尔河桥渡槽,1981年就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而尼姆在大约四十年前就有一次错过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认可的机会。 被认证后可带来观光产业“福利” 2018 年,这座城市终于亮相,希望其所有罗马遗址的卓越特征得到认可。 但该决定被“推迟”,因为那些评审专家们不欣赏它的附近立刻就有现代文化纪念碑的存在。尼姆市府当局随后将其申请重点,重新集中在方形神殿上,该建筑去年经过翻新后,重新向公众开放。 尼姆市的方形神殿是第 51 个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法国建筑。 负责古代文物遗产事务的尼姆副市长玛丽·布尔加德 (Mary Bourgade )在一份新闻稿中说道:“这一决定是对于充满丰富的古代文物遗产的尼姆长久以来所期待的认可。 它奖励、回报了尼姆市多年来的工作和努力。” 根据尼姆市府指出,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后,将可替尼姆市“增加观光客流量”,并将成为“城市的真正增长杠杆”、带来“显着的经济效益”。

Duration:00:04:42

法国卢瓦尔河畔巴维磨坊 安茹大区标志性风光

9/13/2023
各位听众,今天要为您介绍的是在卢瓦尔河畔加雷讷 (Garennes-sur-Loire )地方的 巴维磨坊 (Moulin du Pavé) ,又称为 布里萨克磨坊(Moulin de Brissac)。 巴维磨坊 (Moulin du Pavé) 坐落于奥邦斯 (Aubance) 山坡的山顶,自 1943 年起就被列为文化古迹遗址,长期以来,它与著名的布里萨克城堡 (Château de Brissac) 一起出现在布里萨克 (Brissac) 的所有风景明信片上,也出现在许多安茹 (Anjou) 地图上,因为它是该地区的典型代表建筑。 Moulin du Pavé 磨坊 ,它于1949 年彻底停止所有的活动后,其磨坊的状况显着每况愈下。 1978 年最后一次修复。为了防止倒塌,侧翼最终在 1996 年被拆除其侧翼的建筑。在其南北坡发生两次严重山体滑坡后,纪这个历史遗迹建筑物现在面临完全倒塌的危险。 巴维磨坊的新东家于 2020 年购买了该磨坊,希望对其及其附属建筑进行彻底修复,恢复其原来的面貌。 因此,该行动包括修复板岩体、修复凝灰岩拱顶和那座橡木小屋。 在修复工程的第二阶段,将恢复其侧翼建筑遗迹磨坊的动力装置,以便能够将其重新放回到风力下,进行磨坊该有的活动。 这项文化遗产整修工程有三个目的:保存古迹,投入观光产业,以及继续赋予其1文化活动。 这个磨坊一路走来的历史档案:这座磨坊是于16世纪末打造而成的;1943年被列入法国古迹名单;1949年最终停止磨坊的运转及活动;1978年进行了上一次的文物古迹整修;1996;其侧翼建物完全毁坏;2020;由目前的东家购买下来;2023年3月被列入文化古迹遗址;2023年夏天开始进行修复工程;预计2024年完成这座巴维磨坊的古迹修复工程。 这个地方及其历史:这些洞穴小麦磨坊,是安茹地区典型的风景画面。 安茹(Anjou) 的Moulin du Pavé巴维 磨坊是 12 座磨坊的唯一幸存者,这些磨坊分布在不到 500 米的范围内,大部分建于 17 世纪和 18 世纪。 Moulin du Pavé 巴维磨坊建于 1580 年左右,据说是众多磨坊其中最古老的磨坊,专门用于面粉加工。 1809 年,安茹有 1,200 座风车,其中 650 座是这个地区特有的风车。 迄今为止,这些磨坊中,只有一家仍能运转,也就是:位于格雷齐莱 (Grézillé) 的 佳斯特磨坊,Moulin de Gasté Brissac磨坊一直运动活动到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在两个世纪当中,安茹地区的这些风景、遗产和文化的这些标志性元素几乎全部相继消失了。 目前这个磨坊遗迹是在欧洲文化遗产日才会对外开放参观。 这次修复的目的是让这个地方成为一个全年“生动活泼”的空间。 磨坊的附属楼层建筑物可举办展览和文化或艺术活动。 最终,它将成为继布里萨克城堡之后奥邦斯地区的主要旅 游景点之一。

Duration:00:04:41

独一无二的水城-威尼斯

9/6/2023
意大利著名水城威尼斯,以其独特的自然景观,于1987年入选世界遗产名录。遗憾地是,近年来,由于人为干预,包括过度开发、气候变化和过度旅游,这座城市的整体状况持续恶化。为避免这一宝贵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受到不可逆转的变化,联合国应在9月份举行的第45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审议是否将威尼斯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 作为全球独一无二的水城,威尼斯名扬海外。这座城市由被运河分隔、并由桥梁相连的上百座小岛组成。它以其优美的环境、建筑和艺术品珍藏而闻名。该市依靠铁路、公路和桥梁与陆地相连,共有小岛118个,并以177条水道、401座桥梁连成一体,以舟相通,故享有“水上都市”、“百岛城”、“桥城”之称。 自18世纪以来,旅游业一直是威尼斯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时该地以其美丽的城市景观、独特性以及丰富的音乐和艺术文化遗产,成为欧洲贵族子弟进行壮游的一站;到了19世纪,威尼斯成为“富豪名流”的时尚中心,他们经常在当地的豪华场所下榻用餐;如今,这座城市已成为国际会议和节日的主要中心,著名的威尼斯双年展和威尼斯电影节,不仅吸引无数业内人士,也吸引全球各地无数好奇的游客。威尼斯不愧为许多人的梦想之地。它所拥有的独一无二的运河、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和文化产品,以及美丽的建筑风格吸引着全球各地络绎不绝的游客。不过,作为最著名的标志性目的地之一,威尼斯也是影响历史城市的过度旅游最具代表性的案例之一。 教科文组织的一份报告披露,每年约有2800万游客造访威尼斯。而面对大批游客推出的城市扩张项目对这座水城造成的损害则颇为巨大。这座被视为游客热门目的地的城市,可能会因其正在经历的变化而无法保留其原貌。难怪有人戏言称:与其说威尼斯人担心未来因气候变迁水位上升而淹没,不如说他们更害怕因游客过多而被人群淹没。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7月31日公布的一份报告中,建议将威尼斯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并将在9月份召开的世界遗产会议上针对是否执行这项建议作出决定。这项决定事关威尼斯经济之大事,大幅减少游客数量将对其经济造成重创。为了躲过这一厄运,威尼斯市政府发言人表示,该市将“仔细阅读”教科文组织的报告,并与意大利政府进行讨论。 实际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约在两年前,就曾提议将威尼斯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该机构认为:威尼斯每年接待近3千万游客,当地为此不断进行城市建设,导致过度开发。另外,全球变暖导致海平面上升,四面环水的威尼斯非常容易遭受洪水侵袭。但威尼斯当局没有充足、详细的应对方案,令其面临“不可逆转”的破坏风险。意大利政府随即采取紧急措施,包括在2021年通过法令,禁止大型邮轮在威尼斯市中心的泻湖区域停靠,并制定城市保护计划等,从而得以使威尼斯在当年躲过被列入濒危遗产名录的命运。但据意大利媒体披露,教科文组织专家近两年曾多次敦促意大利政府,要求提供城市保护计划的最新信息和时间表,却未获满意答复。 自1994年以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加强了对世界文化遗产的监测工作,将存在严重问题的遗产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敦促遗产所在国家和地区采取措施修复和保护文化遗产。 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后,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可动用世界遗产基金来为相关遗产提供财政支持,随后,将进行定期跟踪审查,考虑是否采取更多措施,或在问题解决后从名录中去除。在列入处于危险的世界遗产目录之前,世界遗产委员会应与有关国家合作,对遗产面临的问题加以评估,并制订纠正措施,最终由委员会决定是否将其列入名录。

Duration:00:05:58

大英博物馆两千文物失窃再引文物归属争议

8/30/2023
作为世界上最古老,也是规模最大的博物馆之一的大英博物馆近日传出大批馆藏文物不翼而飞的消息。相关消息不仅如博物馆董事会主席乔治-奥斯本所言,有辱该机构两百多年文物收藏历史的声誉,而且也再次令围绕该机构文物收藏的归属权问题的争议重新浮上水面。 了解人类文明发展史的重要窗口 这座位于伦敦市中心的博物馆建成于1759年。是世界上首座国家级公共博物馆。建馆倡议源于终生爱好文物收藏的英国医生汉斯•斯隆爵士的遗愿 。这位收藏家1753年去世前,将所收藏的71000多件物品全部捐献给国家。同年6月,英国议会通过法案,决定以这些收藏为基础,建立大英博物馆。博物馆于1759年1月正式对公众开放。 此后的两百多年间,博物馆始终坚持了免费对公众开放的原则,直到今天。所不同的是,其馆藏已经从开馆时的规模,扩增到如今超过800万件来自世界各地的珍贵文物和艺术品。帮助人类成功破解古埃及文字的罗塞塔石碑就是大英博物馆的镇馆宝物之一。这里藏品种类繁多,涵盖地域广阔,更横跨人类历史两百多万年。这里因此成为了解人类文明发展历史的一个重要窗口。 监守自盗?两千多件文物不翼而飞 也正因为如此,近日传出的许多馆藏失窃的消息令这座著名博物馆延续至今的文化遗产保护者的声誉引发质疑,不仅在英国文化界产生震动,也在英国之外推起涟漪。 世界各地博物馆展品失窃其实时有发生,大英博物馆也不例外。2002年,该馆收藏的一尊有2500年历史的希腊大理石头像展品就被盗走。2004年,馆藏的12世纪到14世纪的十几件中国文物也在光天化日之下不知去向。但问题是这次失窃风波显然并不是一次性的盗窃行为,而似乎是细水长流式、持续多年的藏品流失。博物馆目前显然尚没有具体的失窃物品数据,但估计大约有两千件之多!而且,失窃藏品并不在对公众展示物品之列,而是藏于库中,主要供学者研究所用。这无疑令人将怀疑的目光转向内部人员。 8月中旬,博物馆解雇了一名员工,警方也宣布传讯一名男子,但并未透露更具体细节,因此目前尚难确定是否那名刚刚被解雇的员工。 根据法新社的报道,这些不翼而飞或受到损坏的藏品多为小物件,包括跨越公元前14世纪至公元19世纪的一些黄金首饰、玻璃制品等等。 如此多的馆藏文物以这样不寻常的方式不翼而飞至少暴露出这座闻名世界的博物馆的保管漏洞。8月中旬馆藏失窃消息陆续被媒体曝光后,自2016起就担任馆长的德国艺术家哈特维希·菲舍尔宣布引咎辞职。 见缝插针的文物归属权争议 文物失窃风波再次让大英博物馆置于舆论关注的焦点。博物馆260多年的辉煌历史中,也多次经历危机,近年尤其因为馆藏文物归属问题成为争议的中心。欧洲国家希腊数十年来一直在要求大英博物馆归还雅典卫城帕特农神庙的一段75米长的横楣,以及帕特农神庙附近的伊瑞克提翁神庙著名的女像柱。这两件文物都是大英博物馆的珍品。博物馆坚称这两件文物来自一名前英国外交官在1802年合法获得的收藏,但希腊方面则坚称这些物件是当时奥斯曼帝国占领期间的掠夺偷盗所得。英国媒体注意到,一些希腊考古学者借机评论说,这次失窃事件显示,这些古希腊文物在大英博物馆并不安全。 中国民族主义倾向的媒体«环球时报»8月27日也见缝插针,发表社评,直接了当地要求: “请大英博物馆无偿归还中国文物 ”。 大英博物馆确实收藏着两万多件来自中国不同时代的文物珍品。有可能来自5-7世纪的早期绢本画作《女史箴图》,有代表新石器时代的良渚文化的玉琮等等。这篇«环时»社评指责大英博物馆是“全球最大的‘赃物接收者’”,并驳斥“外国文物在大英博物馆得到了更好的保护”的说法,认为这可能“是有人对发展中国家进行文化殖民洗脑的产物。” 但是,这些文物如果留在中国是否能得到更好的保护,尤其是它们是否能从十年文革“砸烂旧世界”的疯狂中幸存下来,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 大英博物馆和许多其它欧洲著名博物馆都以积年累月收集到的世界各地不同文化的文物精品而闻名。但获得这些精品的手段与途径与不同时期的世界政治版图密切相关,其法律正当性和道义正当性近年来都引发争议。是否应当物归原主,维护其来源地人民保留其历史记忆的权利,让这些以收藏世界各地文明奇珍异宝闻名的博物馆进退两难。不少博物馆因此更希望选择以出借巡展的方式,共享文化遗产,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归还。除非确实有证据显示这些藏品来自抢劫或偷盗。

Duration:00:06:42

全球公立博物馆面临非法来源文物的归还问题

8/23/2023
八月初,澳洲国立美术馆宣布,调查发现3件雕塑可能是从柬埔寨「非法出口」之后,将把它们物归原主。意大利再次要求卢浮宫归还来源可疑文物,包括一只公元前5世纪的黑底双耳瓶。卢浮宫已证实此事,并表示正在进行调查,结果预计秋天出炉。 馆藏雕塑从柬埔寨非法出口 澳洲国立美术馆将物归原主 据法新社报导,澳洲国立美术馆表示,这些9至10世纪的青铜雕塑2011年被英裔收藏家拉奇福德(Douglas Latchford)以15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后来「确凿证据显示他涉及文物非法交易」。 拉奇福德于2020年去世,去世前1年,他被控走私柬埔寨遭盗窃和掠夺的文物。 在移交仪式上,澳洲艺术特使坦普尔曼(Susan Templeman)表示,将这些雕塑交还柬埔寨,是「纠正历史错误的机会」。 柬埔寨驻澳洲大使充伯兰(Chanborey Cheunboran)将此次移交描述为「历史时刻,也是纠正过去不公正现象、增强文化财产价值以及认识到保存和保护文化遗产重要性的重要一步」。 这些雕像将在澳洲展出3年,与此同时,柬埔寨政府正在金边为它们准备新家。 意大利再次要求卢浮宫归还来源可疑文物 再来看看另一同类事件,意大利政府7月要求法国卢浮宫归还7件可能来自非法买卖的文物。此事件在法国博物馆及考古界引发热议。 世界报7月14日报道称,继2018年遭拒后,意大利今夏再次要求卢浮宫归还7件考古珍宝,原因是买卖来源有疑虑。卢浮宫已证实此事,并表示正在进行调查,结果预计秋天出炉。 据悉,名单包括一只公元前5世纪的黑底双耳瓶,瓶身一边是齐特琴演奏者,另一边则是头戴桂冠并伸出手臂貌似邀请的人。这位无名雅典艺术家制作了数百个风格一致且可辨认的陶瓷花瓶,是红彩陶器技术的早期重要先驱,艺术界以「柏林画家」(Berlin Painter)代称。另外 6 件要求归还文物则没有公开。 这些文物是卢浮宫于1982年至1998年间购入。世界报指出,当时收藏界只关注鉴定文物真伪,却忽略检视其来源。柏林画家的双耳瓶就是卢浮宫于1994年苏富比拍卖会上购入。 报道回顾,1995年,瑞士和意大利警察在日内瓦的自由贸易区中搜查到意大利声名狼藉古董艺品交易商麦迪西(Giacomo Medici)的仓库,发现惊人赃物,包括上千件非法挖掘的文物、5000张照片和文物挖掘与卖出前修复的各阶段目录。 从目录按图索骥,调查人员得以清查盗墓贼、中间人、拍卖行与交易商等整条非法买卖产业链,企图把文物卖给博物馆或知名收藏家以便「洗白」。 被揭发的包括在瑞士拥有艺廊的西西里古董商贝奇纳(Gianfranco Becchina),其客户包括艺术收藏家兼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捐赠人怀特(Shelby White),卢浮宫也向他购入不少文物。 世界报续称,2018年意大利文化部就曾向罗浮宫要求归还柏林画家双耳瓶等文物,但时任罗浮宫馆长马蒂内兹(Jean-Luc Martinez)认为,提交的证据不够充分,况且文物归还应是国与国间的事务。 但在爆出非法交易丑闻的马蒂内兹下台后,卢浮宫态度出现转变,现任、也是首位女性馆长戴卡赫(Laurence des Cars)则对意大利的要求严肃看待。她说,“我认为这些来源可疑的文物是卢浮宫馆藏中的污点。我们应该负起责任并严谨且清晰地检视。” 现阶段内部调查发现,这些文物在购入时确实缺乏出口执照等文件,卢浮宫希腊、伊特拉斯坎与罗马部门主管吉华(Cécile Giroire)指出,麦迪奇和贝奇纳这些交易商棘手的地方在于他们也卖背景完全可追溯的文物。 世界报援引卢浮宫馆长戴卡赫表示,馆内有10多件考古文物的历史来源有争议,「如今来源的研究工作已经成为一个尖锐、科学、象征与政治的问题了」。 不仅卢浮宫遭逢非法来源的藏品归还与否的问题,今年3月,国际调查记者联盟的一份报告指出,全球公共收藏馆方的根基都在动摇,包括拥有超过1100件非法来源文物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Duration:00:05:47

街头艺术奇人Banksy 博物馆的悖论

8/16/2023
到巴黎来旅游的游客或许还不知道,巴黎近期又增加了一个新的博物馆,那就是传奇的街头艺术家Banksy 的博物馆,他位于巴黎市中心游客集中的老佛爷以及春天百货公司的附近,两年前这这这里举行的一次Banksy作品展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举办方因此决定将展览地设置为是长期性的博物馆,漫步在这家专为艺术家而装修的酒店,沉浸在班克斯的世界中,令人感慨万分。 Banksy 中文被翻译成是班克西,或者班克斯,他是地球上最著名的街头艺术家之一,然而,尽管他的才华横溢早已得到公认,他的作品已经被大英博物馆收藏,在拍卖行以天价出售,几年前在英国的一次民调中,他被公认为是年轻人的偶像,2010 年,班克西以涂鸦艺术家的身份,“班克斯” 入选了《时代》杂志全球最有影响力的 100 个人。他用画着鬼脸的超市购物纸袋蒙住头,出现在了杂志的封面上,因为到今天为止,无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班克西究竟是谁? 之所以要蒙着脸,是因为他不愿意披露自己的身份。这或许是由于街头创作长期被认为是非法行为,为了逃避警方的追查,所以,才选择蒙面,随后,似乎成为他的刻意选择,是因为他不希望外界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说,如果要听到别人的真话,就不应该知道你的身份。这在今天网络信息时代,对一位经常在网络发表信息,经常在全世界各地街头创作的人来说,数十年来得以逃脱外界的跟踪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数十年来,人们对他个人知之甚少,之所以经常有人将他称为是英国人,是因为他的绝大多数作品都出现在英国,他的第一副作品,三个警察追赶一个可爱的小狗熊的画作出现在英国的布里斯托,人们因此就推测认为他应该是布里斯托人。2008年英国的《每日邮报》曾经追踪了一位被认为可能是班克西的乐队的成员,并且联系其父母,但是遭到父母的否认。也有人认为班克西可能是一个艺术团体的化名,班克西在网络上表示;‘谁是真正的我?’我也经常这样问自己!但那些了解我的人会从我的回答里认出我的!” 一位执着的艺术家 无论班克西是谁,熟悉他的作品的人不难看出,这是一位有理想,有追求的执着的艺术家。作品经常传递出明确的政治倾向,同时又不乏幽默和诗意。往往会令人拍案叫绝。 比如说,2015年,他创作的肩上背着布包的乔布斯的画作,这是他在英法边界加莱的难民营中创作的四部作品之一,作品突出了苹果公司的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因为乔布斯是叙利亚移民的儿子。这无疑是班克西对欧洲的难民政策的尖锐的批评。 班克西在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的同时也从不掩饰自己对巴勒斯坦人的支持。以色列从 2002 年起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修建的隔离墙为他的创作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空间。他创作的《带气球的小女孩》,象征性地飞翔在从耶路撒冷通往拉马拉的主要通道卡兰迪亚检查站附近,已在世界各地展出。这是班克斯 2005 年为纪念海牙国际法庭对以色列隔离墙非法性做出判决一周年而创作的九件作品之一。他冒着风险在以色列修建的隔离墙上创作了多幅歌颂和平,谴责军队暴力的作品,这些作品绝大多数都被保留在隔离墙上,巴黎的班克西博物馆展出了这些作品的原样复制品。 除了《带气球的小女孩》之外,扔献花的人,也同样令人震撼,这位蒙着脸,做着扔手榴弹姿势,貌似恐怖分子的男子,但他的手中拿着并不是手榴弹,而是一把献花,他身边的墙上写着马丁路德金的名言,我有一个梦想!可以想象这位看来是巴勒斯坦人的年轻人他的梦想会是什么。 为了进一步表达他对以色列修建隔离墙的抗议,2017 年 3 月,班克斯在伯利恒开设了一家 "隔离墙 "酒店,酒店的名字就叫"隔离墙 "就是 "Walled-Off "的直译。酒店的网站上说,这里可以看到世界上最丑陋的景色,曾经进驻该酒店的法国世界报记者确认说,确实如此。 巴黎的班克西博物馆复制了一间由班克西本人装饰的房间,房间的大床上面绘制了一张十分幽默的壁画,画中两人,一位蒙着头的巴勒斯坦人与一位带着头盔的以色列士兵不亦乐乎地拿着枕头交战,床上地上一地鸡毛,这幅画作的名称叫作巴以之战,让人忍俊不住的同时又感叹不已,那些所谓以捍卫领土主权历史传统为由而发动的伟光正的战争,其实质同枕头战一样令人可笑! 班克西的作品流露出他对和平的追求以及对底层民众的同情与关爱,他作品中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就是一支生活在最低层,地位最谦微的人人喊打的小老鼠。 与此同时,他也经常抨击时政:巴以冲突,殖民问题,移民问题,英国托欧,消费主义、性别歧视、政治体制,他几乎什么都不会放过。他的每一次创作都会令人坐立不安,因为他的作品具有强烈的冲击力,令人过目难忘。 班克西与中国 班克西是否有作品谈到中国?班克西博物馆站出了一幅明显与八九六四坦克人有关的作品,一位男子站在坦克门前高举一个牌子,上面写着:Golf sale, 出售高尔夫球拍?或者是别的意思?可以是说仁者见仁。这也是班克西的作品令人着迷的原因之一,因为他往往具有多层含义,观众可以仔细品味。可以肯定地是,班克西不可能不知道坦克人照片的故事。鉴于班克西的无政府主义立场,鉴于他对英国王朝与政治权威的辛辣讽刺,很难想象这样一位特立独行的艺术家会容忍专制独裁政权。 班克西的作品是否拥有版权? 任何人是否都可以复制他的作品?这个问题的答案尚不明朗,2018年,欧盟知识产权局(EUIPO)曾经作出裁决,剥夺了班克西最著名作品之一的商标法的保护。涉及的作品就是他2005年创作的扔花的人,班克西的代理人对一家贺卡公司的诉讼最终以败诉而告终。 这位不愿意暴露身份的艺术家从一开始就对知识产权带有抵触情绪,他曾经说过,只有失败的人才会依靠版权,由于他拒绝暴露身份,因此无法受到版权保护,他的代理人试图通过注册商标来保护他的作品,但是,这在法理上似乎存在漏洞。 值得指出的是,班克西作品展近年来在欧洲各地不断举行,班克西博物馆也接二连三地在巴黎,布鲁塞尔,巴塞罗那等地先后涌现,这或许是班克西收取其版权的一种方式。开设博物馆理财并且开出昂贵的门票,这或许会使班克西遭受忘记初衷“的谴责,但班克西无论如何都是一位了不起的艺术家!

Duration:00:07:58

伦敦涂鸦墙争议暂歇 区政府抹除「unwanted」涂鸦

8/9/2023
伦敦塔村区涂鸦墙出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反向标语引发高度争议后,这片涂鸦现遭地方政府抹除。据塔村区政府一名发言人8日回答中央社驻伦敦记者提问表示,区政府致力预防和去除「违法」及「不受欢迎」(unwanted)的涂鸦,并常态性地清除和覆盖位于公共街道和墙面的涂鸦。 据中央社这篇报道指出,英国有数部法规可用于反制涂鸦,其中,根据「1986公共秩序法」(Public Order Act 1986),若涂鸦图文煽动种族、性倾向仇恨,或涉及歧视、鼓励暴力等,最重可处以7年徒刑。 尽管如此,涂鸦艺术家可在地方政府和业者提供的「自由墙面」(free walls)等特定空间合法创作。此外,若在地社群包容、默许,或是作品价值普受肯定,行政机关往往会选择不作为。 中央社说,基于不少红砖巷涂鸦艺术创作的曝光「寿命」是以「周」为单位计算,期间没有区政府介入清除,也没有其他创作者在符合涂鸦界潜规则的前提下进行「覆盖」,24字「社会主义」涂鸦遭抹除的理由,恐怕是「不受欢迎」(unwanted)。 伦敦华人如何看... 周二(8日)午间,中央社记者前往红砖巷争议墙面。从事艺术研究的50多岁港人Alex(化名)现场受访时说,5日出现在墙面上的白底红字不是艺术创作,只不过是某种「表态」(statement)。 Alex指出,英国的言论环境高度自由,因此争议重点不是相关中国留学生写了「什么」,而是他们「如何」写。这些学生宣称有意揭露西方自由民主的虚伪性,但他们实际上不懂什么是「自由」,否则不会粗暴删除、覆盖其他人的艺术创作与自由。 虽说这些中国学生涂写的文字十足「政治正确」,但Alex提到,如果他们今天是在中国的公共墙面写这些文字,回报他们的恐怕不会是党的嘉许、而是惩戒,因为在集权体制下,「正确」的事只有党国或获党国允许、授权的人能做,任何其他人的自主行为都是危险、可疑、需要被压制的。 报道续称,20多岁的旅英港人Chris(化名)则认为,这些高调行事的中国留学生,其真正目的是吸引关注、在社群媒体累积「赞」数,没有政治讽刺意图可言,因为他们「不敢」。 Chris指出,这些中国学生长驱直入的「文化入侵」行为若未及早遭反制,不排除未来他们将食髓知味、得寸进尺,在英国入侵更多公共空间,并引以为傲。 他也直言,涂鸦事件凸显不同价值体系的冲突。在英国,未来恐怕还会有更多华人世界内部冲突浮上台面、外溢至其他社群的新闻事件。 另外,来自中国东北、50多岁的「阿维」(化名)对中央社说,涂写中共宣传口号的中国留学生不像是在进行政治讽刺。他认为,这些学生判定自己的行为符合国内潮流,会让许多中国人觉得面对世界,中国似乎「又胜利了」。 他指出,能来英国拿学历的中国年轻人通常家庭背景「非富即贵」、「非商即官」,尤其艺术是相对需要投入大量资本的领域,这样的学生不会轻易挑战当局。 阿维称自己已在英国居住约7年,原先想尽办法出国是为了挣钱,后来在英国这样的自由民主社会观察、思考一阵子,终于顿悟自己过去多年来是活在党国营造的虚假世界。 倘若光从字面看,12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堪称是「普世价值」,但阿维说,「大家都知道」中共是独裁政权,却标榜自由民主,「谁相信啊」。 尽管有中国人反对中国留学生的涂鸦行动,阿维向中央社表示,中国有14亿人口,能出国的是少数,知道国内真相的更少,就连在英国,基于价值立场、不只是因为感到「丢脸」而不认同学生行为的中国人,应该也是少数。 阿维还提到,中共透过革命建立政权,却也因此深知及早全面预防革命发生之道。北京目前不仅有能力持续高度控制国内情势,在海外也有「看得见的长臂」。 中央社这篇报道最后强调出,这或许也说明,为何受访者皆要求不使用真实姓名、不接受照相录像。

Duration:00:05:36

2024年巴黎奥运会开幕倒计时一年

7/26/2023
今天距离2024巴黎奥运会开幕还有一年,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巴黎奥运会组委会(Cojo)负责人埃斯堂盖表示准备按部就班进行,包括预算,设备交付时间和运输等方面已经就绪。 从今天开始还有一年的时间将举行巴黎奥运会的开幕式,法国政府各部门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准备,法国总统马克龙此前表示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有决心让本届巴黎奥运会成为典范,载入史册。 全法动员来精心接待 法国总统马克龙上周召集了政府成员、民选官员以及所以参与组织奥运会各方代表,旨在设定未来十二个月筹备巴黎奥运会行动路线。 马克龙总统认为目前有两点需要优先考虑,一是进一步法国人的动员,二是让来法游客有好的体验。 法国政府希望给前来的参加奥运会的观众留下美好印象,因此特别关注公共交通,安全,医疗和餐饮服务质量。巴黎市政府的最新一项研究估计显示明年奥与会期间将有 120多万人到访巴黎。 充满挑战的一年 巴黎奥运会组委会主席埃斯堂盖(Tony Estanguet)表示非常兴奋,从今天开始进入最后冲刺阶段,一年后我们将迎接世界200多个国家的顶尖运动员,我曾经作为运动员感受过这种激动,期待看到我的国家精彩,将是难忘的经历。 目前按计划进行奥运会准备工作,在这一年将是非常重要,期望2024年的奥运会会比 2017 年的奥运会更加精彩。 为了进一步确保2014年奥运会的开幕式顺利进行,在今年7月17日巴黎塞纳河上进行“水上开幕式”小型彩排,有57艘船参加,相当于开幕式的一半,有39艘体育代表团的船只,还有18艘专业船只提供救援、电视转播和消防救援等服务。 巴黎奥运开幕式将在2024年7月26日举行,届时运送运动员、表演团体和辅助人员的船只总数将达140至170艘。 交通运输 巴黎奥运会组委会负责人表示,各区每周都举行关于运输的具体会议,来协调有关奥运会的交通运输问题。 奥运村 奥运村的基础设施进展顺利,工程于 2023 年底完成,在 2024 年 3 月按时交付。具体如奥林匹克水上中心的基础设施将于明年4 月交付,拉夏贝尔竞技场(Arena La Chapelle)基础设施将于明年 6 月交付。负责巴黎奥运会场馆建设的索力迪欧公司(Solideo )有 53 个相关项目,其总经理尼古拉斯·费朗 (Nicolas Ferrand) 表示,我们已经达到了自任务开始以来就计划达到的目标。 预算 巴黎奥运会组委会主席埃斯堂盖承诺有望遵守预算,虽然目前由于通货膨胀,以及“对候选预算的明显低估以及对奥运会规范等复杂性技术因素,到 2022 年底,该预算将增加到 44 亿欧元,其中 96% 的资金仍然由私营部门提供。另外 2023 年签署的 22 份新合同,已经获得了 10 亿欧元。 埃斯堂盖表示无论是通过政府的财政支持,还是通过专业知识和技术,不同企业和公司都非常热衷于参与这些奥运会的成功。 国际奥委会的承诺 巴黎奥运会主办方承诺明年巴黎仍将举办其他文化艺术等活动。巴黎警方会保持警惕,关注周围发生的事情,并且坚信拥有举办一届成功奥运会的一切条件。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表示,“奥运会将留下伟大的遗产,我们相信它们将在和平的环境中举行,社会骚乱与奥运会无关。我认为,法国人民给予了真正的支持,法国人热爱运动,并将像目前对环法自行车赛的自行车手所做的那样庆祝它。”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强调,本次巴黎奥运会将是男女完全平等,可持续的奥运会,因为95%的场地是现有或临时场地,与伦敦和里约相比,希望减少50%的碳足迹,还为年轻人提供的体育场地如攀岩和滑板等。 安全 巴黎警方在公共道路上将不断加大打击犯罪的力度,特别是在扒手和街头诈骗经常出没的地区,例如战神广场(Champ-de-Mars)等地标旅游景点。 对于巴黎警方来说,维护好奥运会期间的治安无疑充满挑战。 文化活动 法国全国音乐及综艺节目联盟(Prodiss)负责人马利卡·塞吉诺近期告诉法新社,这些“巴黎附近的夏季音乐会如Rock en Seine等标志性活动应该按照通常的日期和形式举行,不受影响。

Duration:00:06:41

凡尔赛城堡400周年:路易十六王后的内室套房重新开放

7/12/2023
2023年对于闻名遐迩的凡尔赛城堡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它意味着这座城堡自1623年破土动工开始,已经走过了整整400年。400年间,国王路易十三起意开建的狩猎驿站,早已演变成法兰西王朝奢华盛世的象征。而它的历史并没有随王朝覆灭而终止,当年的金碧辉煌也借助后人的种种整理修复工程,不断惊艳世人。2023年9月,凡尔赛宫传统的历史长廊将以新的构思,勾勒这400年不曾中断的历史。在法国大革命中被送上断头台的路易十六的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内室套房经过十多年的整修之后,已经在今年6月底重新开放。 的确,1623年,国王路易十三原本只想在凡尔赛修建一座狩猎时可以歇脚的驿站,但其子路易十四继位后,大兴土木,极尽奢华与精美,打造了如今持续吸引世界各地游客慕名而来的文化瑰宝。此后的路易十五将宫内的富丽堂皇更加推向极致。路易十六在位15年,没来得及留下自己的特色,就走上了断头台。大革命之后虽然一度王朝复辟,但路易-菲利普国王决定将凡尔赛宫改建成博物馆,以弘扬法兰西“所有荣耀”……正如凡尔赛城堡、博物馆和凡尔赛领地公共机构主席凯瑟琳-佩加德(Catherine Pégard)向媒体所说, 1623年其实更是一个象征性的年份,其意义在于展现凡尔赛城堡延绵400年的历史,展现一条始终伴随着法国历史的红线。 为庆祝动工400周年,凡尔赛宫按照时间轴和主题,也借助数字技术,重新布置了传统的历史长廊的11个展厅,希望帮助不同背景的参观者更好地了解凡尔赛王宫、花园、领地在400年间,在不同国王治下的版图变化,以及这些变化背后的历史背景。新的历史长廊将自今年9月16日的欧洲文化遗产日起,对公众开放。 这次400周年纪念的另一个精彩节目是翻修一新的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的内室套房。这是凡尔赛宫一个最为隐密的所在。如果说游客参观路线图通常必经的王后卧室几乎是一个公共场所的话,这里则是极度厌倦王室繁文缛节的玛丽-安托瓦内特的某种“世外桃源“。她在这里小憩、用餐、会友,也在这里与孩子们相聚。 内室套房位于王后卧室的蚕丝帷幔之后。那扇隐蔽的小门,连通王后公共生活的场所与玛丽-安托瓦内特回归自我的个人空间。1789年的10月6日,她也正是通过这扇小门得以暂时逃离了愤怒涌来的革命者。 这个空间由多个小房间组成,分为上下两层。有卧室、书房、午休室、餐厅、与密友见面的小客厅、成为娱乐厅的台球室。另有几间分别为王后第一贴身侍女以及佣人的住处。总面积虽然只有大约一百平方米,却可以说是凡尔赛宫奢华精美的浓缩版。从墙壁上的细木护壁板、包金饰物,到刺绣帷幔、华美的丝绦,从印有受异国情调启发的花草图案的朱伊纹(toiles de Jouy),到陈设的珍贵艺术品和家具,尤其是玛丽-安托瓦内特当年收集的精美日本漆器,每一个角落都见证着玛丽-安托瓦内特独特的审美和对奢华的追求。 不过,这些内室套房虽然重新对公众开放,但游客只能在解说员的引领下参观。而且,遗憾的是,目前还没有中文解说。 游客慕名而来往往是希望在这里领略法兰西王朝逝去的辉煌,但其实凡尔赛也曾是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摇篮。1789年6月,第三等级代表就是在距离城堡不远处的网球场,达成并签署了预告王朝倾覆、共和初生的《网球场宣言》。即使在今天的法兰西共和国的民主运作中,凡尔赛宫也并不缺席。法国议会两院的联席会议通常都在这里举行。共和国总统间或也会在这里招待外国元首。这座有400年历史的建筑并没有定格于1789年推翻王朝的大革命,而是持续伴随着法国的历史脚步。

Duration:00:05:26